甩图板,这三个字大约是刻印在一代人脑海的回忆。

从1991年开始的“甩图板”工程,不仅推动了二维cad的普及,也催生了若干家国产cad厂商和品牌,这其中,caxa大概是比较有名的。

孔子曰,三十而立。然而,时至今日,甩图板30年之后,在cad应用上,咱们似乎并没有达到“而立”的程度, 总体上可能仍然停留在甩图板的阶段。

很多人不认同这个观点,原因也很简单,只顾埋头走路,却不抬头看天,或忙于画图改图、沟通需求,或忙于迎来送往、溜须拍马。 多看看多思考,其实是很容易发现问题的。

不需要去走访调研设计院,只需要对比一下国内外的制图规范,就能看出,我们的cad应用仍然十分原始,仅仅是把尺规与钢笔, 换成了键盘与鼠标而已。如果没有耐心仔细研读规范条文,我们只需要看一眼目录,就能发现国内外在cad应用上的差距。

美国陆军工程兵团的cad制图标准

2019年8月,美国陆军工程兵团USACE发布了6.1版的cad制图标准ERDC/ITL TR-19-7img1

她的目录是这样的: img2

很显然,其主要篇幅就是在讲命名和文件的组织,命名包括图层命名、dwg文件命名。图样画法的内容也是有的,只是篇幅很小, 从27页到31页,满打满算也就5页。

奥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的cad制图标准

看完了官方机构的技术标准,咱们再来看看半官方机构的技术标准,奥克拉荷马州立大学在2008年10月发布的cad制图标准img3

尽管比USACE的标准早了十几年,大学的这个cad制图标准,核心内容仍然是命名和文件的组织。 img4

同时期,美国其他的大学、企事业机构的cad制图标准,跟OSU的标准大同小异,就不列举了。

iso的cad制图标准

再来看看iso的cad制图标准。iso标准体系中,关于技术制图的标准有很多,专门为cad制图编制的标准,目前能检索到的似乎只有iso13567。 这个iso13567是专门为图层的组织与命名制定的标准,分为了两部分,分别是iso13567-1和iso13567-2。

iso13567-1是概述和原则。 img5

iso13567-2是标准的具体内容。 img6

这两部标准,也是欧盟的官方标准。和美国的标准相比,她仅仅关注图层的组织和命名,连文件的组织和命名都懒得提。 这也许是因为有其他专门标准的缘故吧,不必在一部标准里边塞进去太多的东西。

GB体系的cad制图标准

因为引入iso的部分标准,GB体系的cad制图标准也是比较杂乱的,除了iso的细分标准之外,GB体系中还有不少综合性的制图标准, 比如GB/T50001-2017img7

咱们这部标准的内容是这样的: img8

很显然,这部标准的核心内容在于制图,与cad相关的内容尽管有4章,但是,明显是出于次要的地位。当然,这样的篇幅安排也无可厚非, 毕竟,人家的名称就是制图统一标准,专注于制图是很自然的。

然而,从2001版到2017版,回顾一下历次版本的前言,不难看出,就是把这部标准当作cad制图标准来编写的。

GB/T50001-2017的不足

从欧美以及iso的相关标准,可以看出来,对于cad制图标准来说,核心内容就是命名和文件的组织,命名包括图层命名、文件命名。 欧洲和iso甚至只有图层命名的技术标准,美国人的全国性的cad标准United States National CAD Standard, 也是把图层命名作为独立章节来对待,足以证明图层命名的重要性。

作为一部cad制图标准的话,GB/T50001-2017在章节安排上看上去没有大的毛病,文件命名和图层命名都有独立章节,给予了足够的重视。 然而,仅仅徒有其表,内核并没有抓住。

再回头看一下2017版的前言,关于修订内容是这么说的:

  1. 增加了协同设计的内容;
  2. 修改补充了计算机辅助制图文件、计算机辅助制图图层和计算机辅助制图规则等内容。

协同的前提是什么?同啊!大家都遵守同一个规则,才能协同起来啊。为什么老外那么重视图层和文件的命名?无非就是为了协同嘛! 不认真研究制定命名规则,为了协同而协同,强行增加协同章节,是真心要解决协同问题吗?

图层命名

那么,咱们有图层命名的单独章节,还不够吗?当然不够。

首先,新增协同设计的章节就说明了,并不够。其次,对于图层命名来说,命名规则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图层名称本身。 国外的技术标准,会在附录当中罗列出详细的图层命名,有的行业协会,还会在标准附录之外进行补充。这个详细的图层命名, 详细到什么程度呢?详细到几乎各种常见工程项目、各种专业,都可以直接拿来套用。

简单来说,cad制图标准的图层命名,就是要做到能直接拿来套用的程度,才算够。不能直接套用,空有规则,等于没有。

文件命名

GB/T50001的文件命名的问题,和图层命名的问题相反,过于具体、死板,这是其一。

其二,是朝令夕改。2017版和2010版相比,在文件命名上就出现了相当大的变动,并且,在图纸编号上也出现了重大变化。 严格来说,图纸编号也能算到广义的文件命名范畴之内。

文件名称,无非是用以区分不同文件,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识别文件内容即可。对于制图来说,只要能区分不同文件, 这样的文件名就是没问题的。在使用阶段,考虑到图纸无纸化交付的需求,文件名称做到包含图纸特征信息, 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识别文件内容,也就足够了。

施加过多的限制,搞出复杂的文件名称,没有任何意义,反而具有劝退效果。

通过GB/T50001观察cad应用水平

咱们的制图标准,在应该详细、整齐划一的图层命名上,没有给出具有足够可行性的具体命名,在不该过分死板、复杂的文件命名上, 搞出了死板复杂的文件名称。

作为一部cad制图标准来说,这样的命名要求,显然是不及格的。但凡编写人有点责任心,或者是一名拥有一定实操经验的cad用户, 也不至于写出这样的规定来。

然而,C’est la vie。没有那么多如果,成文的标准已然是这样了,这就说明,上面的人没有办法真正从cad的角度来看待制图这个事情。 也就是说,虽然手里用着cad,心里还是装着制图板,脑筋还是那个拿着制图板画图的脑筋。

这大概就证明了,我们的cad应用水平还处在甩图板的阶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