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到一年端午时,家家户户包粽忙!

忽悠一下大家,这种景象估计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,现在自己买粽叶动手包粽子的人,估计已经很少了。

不过,往往太容易得到的东西,总无法给人以比较深刻的印象。想想我们小时候,和妈妈一起洗粽叶,洗糯米,笨手笨脚包粽子的情形,总觉得还是非常有意思的。

按照老家人的习惯,粽子通常是不放什么馅料的,糯米放在水桶或者水盆里,泡上两三天时间,把粽叶卷成圆锥形状,将糯米抓起来灌进去,再拿棉线将五花大绑,粽子就成了,整个过程简单而有趣。

离开老家这么多年,每年再外面过端午节,也总会吃到粽子,而且是加了不同馅料、花样翻新的,然而却找不到原来在老家吃粽子时那种略带一点喜悦的节日心情。

按照传统习惯,端午节还有一件必做的习俗,就是插艾。

端午时节,在乡村,到处都是疯长的艾草。干活回家,随手一割,就能割到不少捎带回家。不像现在,住在城里的人们,想要弄点艾,还得去买菜的地方所谓的菜市场,才能买到。

关于艾,对于很多文人才子的文字,我始终有一点不解,就是这个“苦艾”是如何叫出来的。

置身于蓬勃生长的艾草堆里,哪怕是走近一丛艾草,老远都能闻到她那特有的香气。那香气,是特别的、浓郁的、普通的、易于分辨的,让人难以忘记。

所以,对于这种在端午节才会受人关注,平时无人在意的野草,我无论如何是想象不到,她苦在哪里。